成为“爱豆”的配音演员-足球竞猜官方网站

· 经典赏析 · 正文详情

成为“爱豆”的配音演员

来源:名资汇网 2022-10-09 11:13:19

《我是特优声剧团季》播了四期,没有了淘汰制,竞技性也被压低,但大众层面反响依旧平平。去年,第一季节目拿到了7.7的豆瓣评分,第二季目前还没开分,一句豆瓣评论直言:“粉丝向明显。”

与“粉丝向”对应的是“大众向”,而大众印象中的配音演员,似乎还是配《甄嬛传》薪酬却远远比不上演员的季冠霖、从《声临其境》淘汰的边江。

但实际上,“粉丝向”已经是当下国产配音演员界绕不开的话题。配音演员们通过动画、乙女游戏、广播剧等载体,在他们所在的圈层内部完成了流量积累,拥有了能够为他们奔赴千里、参加线下见面会的粉丝。

如果内地娱乐圈被简称为“内娱”,那么国产配音圈在粉丝的口中,也可以被“尊称”一句“配娱”。粉丝数量成了甲方选角需要考虑的因素,粉丝之间的聚落和社区形态,也俨然是小型“饭圈”。

不过,配音演员的流量化已经不是新现象,只是当下的“配娱”,似乎正处于前后改变的重要过渡期。

今年8月,圈内“元老”之一的姜广涛因商业经济纠纷、被带走配合调查,姜广涛的粉丝等了近三个月,还没等来偶像的最新消息,而《未定事件簿》《时空中的绘旅人》两部采用他配音的乙女游戏,全部宣布用ai声音采样替代姜广涛本人。

另一方面,“演员原声”在当下剧集行业里被反复强调,不少过去选择配音的演员,都开始原声出演,配音演员的工作,很有可能会迎来一个转型期。

“中抓圈”是怎么进化到“配娱”的?当下看似花团锦簇、实际危机暗藏的“配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追星”配音演员

国产配音圈层偶像化兴起的“源头”,其实带有浓厚的二次元基因。

日本的不少动画、游戏会推出衍生的广播剧(drama),被国内网友按发音叫作“抓”,日本的广播剧又被按国籍简称为“日抓”,配过《火影忍者》我爱罗、《eva》渚薰的知名日本声优石田彰,就有不少广播剧作品。当下已经停刊的国产动漫杂志《菠萝志》,经常随刊附赠日本广播剧的碟片。

石田彰

在商业配音还没有完全兴起、影视剧配音隐于幕后的时代,混迹网络的爱好者们,会自发制作非盈利性质的广播剧,形成最早的“网配”或者说“中抓圈”。《月刊少女野崎君》的国内影视剧版男主王敬轩,最早就是出身“翼之声中文配音社团”的“cv妖扬”。

无可回避的是,它本身带有对日本声优产业的效仿。

国内最早混迹于这一圈层的受众,往往有挥之不去的二次元色彩。在2013年左右接触广播剧的00后初九,最早就是“中抓日抓混着听”,听的第一部中文广播剧是改编自公子欢喜同名小说的《纨绔》:“当时感觉就是acg小圈子下面的小小圈子,喜欢哪个cv就把他的剧都听听。”

早年《纨绔》广播剧封面

几乎同一时间开始接触网配的编剧棉花告诉毒眸(id:domoredumou),当时网配的大本营是晋江的“优声由色”“留声花园”论坛和贴吧,在论坛发剧,贴吧进行招募和交流,一些网配cv还会在yy直播进行“团建”,组织歌会、现场配音或闲聊和听众互动。

不露脸的网配cv们能给观众足够多的幻想,仅凭“声音好听”就足够圈住粉丝,加上“为爱发电”的广播剧大多是非盈利性质,也不需要经过动画、影视剧的审核限制,大多都追求对小说中所有情节的“还原”,小说的核心读者们听到喜爱的人物如自己想象般“开口说话”,也会容易被转化为网配cv的粉丝。

久而久之,一部分配音演员们成为网配这个小圈层内部耳熟能详的名字。甚至“网配文”都曾经是国产女性向网文中的一个题材分类,但在近年来也已经随着“网配”这一概念本身的没落逐渐消失。

配音开始被大众关注,最终还是落到了与“网配”对应的“商配”。季冠霖因为在《甄嬛传》为孙俪配音走红,打开了大众对于配音演员认知的大门。边江、阿杰等配音演员登上《天天向上》《声临其境》这类主流电视综艺节目,也赶上了大众媒体时代的末尾,让这批历来隐在幕后的声音表演者,有了被大众看到的契机。

当“国配”不仅仅局限于小众的二次元受众时,涌入的受众们带来了“追星”方式的转变。当红配音演员的微博转评赞数与中腰部明星相近,粉丝们组成资源博、同款博,制作应援的手幅和周边,还会在微博、豆瓣、b站等社区用激烈的言辞维护自己的“爱豆”。

但大量粉丝的涌入,仍然促成了争端的出现,大众能在明星饭圈看到的粉丝行为,在配音演员的粉圈也并不少见,比如男演员的泥塑粉、嗑真人cp的粉丝、尾随的私生饭,在不少配音演员都分属于同一配音工作室旗下时,也有不少粉丝像计较选秀名次一样,为谁是工作室强捧的“太子”“皇族”争吵不休。

出圈到大众层面的配音多为影视剧配音,而流量演员台词欠佳、需要依靠配音演员补救,已经成为了流量时代的“后遗症”,所以对于不少粉丝来说,粉上配音演员至少有了一层“业务水平”的保证。并且见面会门票等追星成本要更低,几乎没有大量需要粉丝购买的商务代言,配音演员们离粉丝的距离更近,在日常的营业站台等方面也更“放得开”。

到了2019年,广播剧《默读》在上海comicup23同人展会举办的声优见面会上,已经有上千名粉丝连夜排队、购买高价黄牛票。甚至由于现场过于火爆,错估了两人人气的主办方只能将见面会临时取消,刘琮和杨天翔两位配音演员只上台互动了两分钟,就只能无奈地匆匆离场。

《默读》声优见面会

被填补的“2.5次元”

从表面上看,追星方式的变化,是配音演员出圈收获大众观众之后的结果。但人越来越红的背后,一定有日常的内容输出作为支撑。

在配音演员的“偶像化”进程当中,绕不开的仍然是国内泛二次元产业在近年来的飞速发展,这一点,也几乎在选择好效仿对象后就已经确定。

毒眸曾在往期稿件中提到,对于不少配音演员来说,acg配音才是他们实现个人价值的理想途径。影视剧配音还要配合演员的口型、台词气口,而动画、广播剧和游戏的配音中,配音演员的主动权更大,自我创作的成分也要更多。

亚索配音表演

因此,观众在观看影视剧时,对某一角色喜爱的移情往往会作用到演员本身,很难关注到藏得更深一层的配音演员,而动画与游戏少了“演员”这一层,没有画面的广播剧更是容易让人直接关注到声音的所有者。

配音演员的偶像化,恰好乘上了国产acg产业发展的东风。

二次元受众“只看日本动画番剧”的现象在悄然改变,“新一代观众”的更迭,与内容的供应的的丰富相互呼应。2015年《大圣归来》以近10亿的票房敲开了大众对于国产动画电影的信心,而腾讯视频在那一年上线的国产2d动画《狐妖小红娘》,也成为了日后国漫行业标杆式的作品。

之后,国产动画行业迎来了向上的小爆发期,《斗罗大陆》《时光代理人》等高分国产动画开始出现。早在两年以前,b站对外公开的数据中,国创区的月活就已经超越了日本番剧区。

这也为配音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土壤。林净曾在一家配音工作室担任管理层,她告诉毒眸,当下头部的动画公司基本与头部配音公司基本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资本关系,交叉持股也相当常见。紧密的“绑定关系”,也对应着相对固定的曝光机会,和相对稳定的“造星”通道。

《魔道祖师》等知名耽美网文ip得到了矩阵式开发的机会,动画化、影视化提上日程,广播剧制作也没有落下。在电视剧《陈情令》上线之前,《魔道祖师》第一季的广播剧播放量就已经破亿。

2017年,729声工场推出了付费广播剧《杀破狼》,目前三季在猫耳fm上的总播放量已经破亿——“声音经济”的热度和消费力被得到验证,《偷偷藏不住》《撒野》等头部女性向网文ip陆续推出广播剧,主推广播剧的声音平台猫耳fm也收获了资本青睐,在2018年以10亿元的价格被b站全资收购。

另一个促使配音演员行业偶像化跃进的产业也在2017年突然走红——叠纸网络科技研发的乙女游戏《恋与制作人》于2017年年底推出,开服月流水直冲3亿,而乙女游戏需要通过游戏配音展现男主的荷尔蒙吸引力,又需要长期稳定地更新剧情,配音演员的发挥占据了很大比重。

“最容易积累粉丝的其实是乙女游戏,业内最偶像化的这三个男人,其实是配了《恋与制作人》拥有大范围的铁粉起来的。”林净说。

cv:阿杰、边江、夏磊、吴磊

此外,配音演员所填补的,其实也是二次元衍生行业的空白。这类衍生内容被国内爱好者称为“2.5次元”,指连接二次元与三次元的事物的总称。

在日本的acg产业中,不少知名ip除了基础的周边、声优见面会以外,还会开发舞台剧、音乐剧演出,《网球王子》《美少女战士》等ip的衍生剧目都受到了大量好评。但国内的acg内容本就偏向小众,庞大的地域面积导向高昂的交通成本,大众的观剧习惯又没有得到培养,当下真正在圈层内部勉强打出名气的,也只有《盗墓笔记》的系列舞台剧。

《盗墓笔记》舞台剧

衍生舞台剧没有得到充分开发,cosplay团队也很难进行大规模商业化,受众对于ip衍生内容的需求,自然尽数流向了配音行业——配音演员也能因此收获观众对作品和角色溢出的喜爱,并将其转化为自身的流量,达到“双赢”的理想局面。

“偶像化”下的暗流

配音演员的偶像化确实带来了红利——当偶像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时,配音演员的粉丝数量能够正面体现在他们的工作报价上,需要借用演员们流量来收获初期关注的项目,会为这笔溢价买单。

但是,这种被大众关注的“偶像化”,也在近年来逐渐冒出反噬的苗头。

如同季冠霖在刚刚被大众认识时在采访里说的那样,配音演员行业的悲哀在于,把自己隐藏得越好,工作就完成得越好。

“当一个配音演员被偶像化,从幕后的人开始享受幕前的红利时,他赖以生存的本职工作,反而会受到巨大的冲击,”林净表示,“网友也经常提到有一段时间市面上的剧就是那四个配音演员在谈恋爱,就是那个时候极大的消耗了配音演员有可能用声音处理戏的方式,以至于他们一生遇到其他的作品都很难跳出集中干活的那几年的处理。”

网络梗图

她举了个演员的例子:一个演员演了太长时间的电视剧可能会影响他演电影,比如孙俪在《甄嬛传》这样一个从少女演到老妪的电视剧,会把所有的表演方式全部耗尽,很难给观众再多新鲜感了。“配音演员的问题是一样的,你再也想不出任何惊喜地处理声音的方式了。”

在配音演员声线辨识度过高的情况下,观众也会“出戏”。今夏热播的网剧《苍兰诀》,动画男主东方青苍的配音是阿杰,剧版则由王保顺配音,换配音的更改就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好评,原因并不是阿杰不好,而是“太熟悉”。

并且,也不是所有演员都愿意运用配音进行修饰。经历了《甄嬛传》《芈月传》之后,孙俪到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已经会采用自己的原声出演——这部分有上进心的演员,会在发现自己的台词不足之后下功夫苦练,之后拒绝用配音出演。

从平台角度来说,拥有庞大粉丝群体的配音演员们,也会出现运营方面的隐患。“配音演员粉丝其实相对于原本的ip粉丝来说体量很小,但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容易失控。”林净告诉毒眸,此前就发生过平台听从原作ip粉要求更换配音演员,原有配音演员的粉丝不满而攻击平台,导致短期内“不和该演员合作”成为当时平台的内部共识。

另一方面,配音演员的经纪模式,还没有完善到能接连培养“偶像”的阶段。

国内的配音演员经纪模式有点类似于“戏班”,知名的配音演员同时也是坐镇的“班主”,签约配音演员进行培养,代理所有的演艺业务。换言之,很多大牌的配音演员,自己就是老板。

但配音演员收获的薪酬仍然有限。林净提到,任何一家配音公司的经纪业务都很难算得上“挣够钱”,所以对于当老板的配音演员来说,作为演员的收入要高于作为老板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我认识的每一个配音演员都会背着公司接私活,除非他是公司老板。”

一旦新人有了名气,也会从原有的工作室独立出去,成立新的配音工作室,就导致原有的配音公司耗费了大量发培养成本,但享受不了多久粉丝化带来的福利期。如今已经自立门户的阿杰和边江,其实最早就都出自光合积木社团。

姜广涛、阿杰、边江

此外,尽管国产acg已经有了不错的发展,但国内配音产业,在诸多方面离摆脱“对日本声优产业的效仿”尚有一段距离,却在粉丝关系上率先进入到“偶像化”范畴,对行业来说还是有些微妙。

日本声优产业原本就是“过剩”的,七月的话题新番《异世界舅舅》中舅舅的声优子安武人今年已经超过50岁,至今仍然活跃在主役阵容的一线,留给新人声优的机会本就不多。

在acg产业的长期高度繁荣之下,日本声优所处的环境尚且如此。对比之下,影视剧配音在国内配音演员的工作当中,仍然占据着很大的比重。当这方面的“活儿”正在肉眼可见减少;将成名的希望寄托在上升速度很快、但尚未摆脱圈层文化的acg当中,又会不知不觉陷入到“与大众关系”和“与粉丝关系”的两难抉择。

“我觉得国内年轻一代的配音演员应该挺迷茫的,活变少了,又想出名又怕出名,又不知道怎么出名。”林净说。

标签

上一篇:从一哥到万人嫌,细看48岁汪涵的资产,富有的他可能并不在乎名声

下一篇:赵露思:时光绚烂,少女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