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喜剧人简直在我的笑点上疯狂蹦迪-足球竞猜官方网站

· 经典赏析 · 正文详情

这帮喜剧人简直在我的笑点上疯狂蹦迪

来源:名资汇网 2022-10-09 13:00:58

作者/ 绿岛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一年一度笑到头掉,“真是要了我的老伞了”。

霸道的傲天体让你欲罢不能,《黑夜里的脆弱》仿佛在每个深夜emo的打工人家里安了个监视器,“喜剧刺客”《全民运动会》总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逗笑你……

节目播到现在,18组进入第二赛段的喜剧小队已经诞生,仅第一轮就为观众提供了花式笑点,开局就是一波王炸。

选手大部分是新面孔,但实力不容小觑,更加新颖的喜剧表达形式、多变的喜剧风格依旧疯狂冲击着观众的感官。

观众对于第二季的热情是显而易见的,节目开播24小时爱奇艺站内热度便突破8700,随后豆瓣以8.8的高分口碑开局。

专业、硬核、好笑就是这季喜剧大赛的整体观感。

国庆尾声逼近,如果想让自己的假期“戒断反应”来得不那么猛烈,不如打开《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让精神的假期再延续一会儿。

选手舞台多元化

传递大笑的力量

“马卜停蹄子”小队里有人台上是教作文的语文老师,台下是主持婚礼的司仪;

“青春我有”的“九口人”凑齐了甜宠剧不同款式的男主角,但在前女友婚礼上成为了失意的前男友联盟;

《妈妈的味道》看似去饭馆吃饭,实则回家探亲,瞬间想起了在家被妈妈、姥姥支配的“恐惧”……

不得不说,这季的选手风格更为多样化,演员们花式整活儿,总在出其不意地攻击你的笑点。

“飞扯不可”小队成员都是从事线下即兴喜剧多年的演员,他们不仅在玩一种很新的东西,还在玩一种很“扯”的东西。他们通过开到天际的脑洞、无厘头式的搞笑,做到了“没有剧情、不讲故事、用最少的台词逗笑观众”。

女性魅力在不同风格演员的诠释之下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李逗逗带来的失恋独角戏用一个女孩内心独白展现了失恋女孩的“精分式”崩溃与故作坚强的可爱。同时担任编剧的她一个人就是一个队伍,将失恋女孩的纠结和心理斗争通过自我对话的方式表现出来。

台上台下同样亢奋的姐妹花“小婉管乐”有着“近乎杂技”的身体柔软度,她们在这个舞台上依旧延续着一贯亢奋、欢脱的风格,不仅将喜剧要素巧妙地揉进肢体动作里,还用夸张的肢体表演展现着女性之美。

“姐尽全力”带来的《妈妈的味道》将亲情主题贯穿到底,祖孙三代的情感表达方式通过“顾客-服务员-经理”的角色错位展现地淋漓尽致,搞笑之余透露着浓郁的温情,也能感受到女性代际关系的力量。

阳光活力的“帅哥喜剧”向观众证明了帅哥认真搞笑起来也很无敌。

来喜剧大赛之前基本没有代表作的“九口人”小队,通过自然又舒服的漫才和使相表演展现了喜剧新人的天赋与魅力;在行业里一直默默无闻的“阿奇与阿成”,在台上通过收放自如的表情控制、精准稳健的节奏将深夜emo的打工人诠释得辛酸又好笑。

第二季延续了上季强劲的选手实力。一方面,选手们的表演功底依旧扎实。

“某某某”和“姐尽全力”小队都是有多年演出经验的资深演员,他们以精湛纯熟的表演征服了导师和观众,让我们看到了这个行业其实有那么多宝藏演员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努力。

鑫仔的原创剧本《少爷和我》在和优秀演员张哲华的合作下,让“霸总文学”的名场面“羞耻”出圈;“胖达人2”小队的土豆、吕严在本轮放弃了拿手的漫才,带来结构完整的喜剧作品《代号大本钟》,同样质感细腻、层次丰富,爆笑之余也引发多种遐想。

另一方面,“斜杠”选手们技能满满,不只会演戏。

“仕可而止”小队中的周可人既是演员也是音乐剧的音乐总监,不仅能教演员唱歌、排练乐队、音乐指挥,现场音乐设备出现问题也能轻松搞定;“某某某”的《排练疯云》还靠着原创rap将观众的情绪送上顶峰,拿到第一赛段最高分;“老师好”中的松天硕是上一季的表演指导,被称作“蒋龙、张弛背后的男人”,刘旸同时担任编剧,编导演全部内部消化。

除此之外,这一季的喜剧形式更为多元。在上一季的默剧、漫才、音乐剧之后,这一季又看到了独角戏、偶剧、黑场剧等不同的喜剧形式。

新鲜面孔、新鲜元素的加入,让喜剧大赛的舞台更加多元化,每一个观众打开节目都能收获一份满满的快乐。

创作植根于生活的土壤

喜剧大赛在“演我”

原生家庭教育、打工人的辛酸、外卖行业、霸总文学、竹马变恋人……节目中处处能够看到生活的影子、自己的影子。

源于生活的喜剧,再通过一种夸张的表现形式照进现实时,我们看到了放大的笑与泪、无奈与释怀。

这些在现实生活中围绕我们的话题在演员们的诠释之下,变得愈发动人,引得观众时而爆笑如雷,时而会心一笑。

这得益于演员们对生活的洞察和对情绪的捕捉,喜剧的魅力通过一段段真诚的表演传达给观众,引发强烈的情绪共鸣。

他们热爱表演,也热爱生活。无厘头搞笑作品《全民运动会》实则来自于演员们对生活的细致观察,他们用不同的视角将一种场景幽默地解构成另一种场景,并且通过作品向观众传达着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和期盼。

正如张丹槟所说,当生活中发生一些不愉快,换一种视角、换一种思路去看待的时候,或许就会获得轻松与释怀。在这种喜剧精神之下,“核酸互测”可以变成击剑,做体操也可以变成“抻面”。

对于郭耘奇来说,《黑夜里的脆弱》想给观众传达的情绪是,当悲伤和不开心难以改变时,是否能够通过幽默来对其进行消解,让自己消化过后成为继续走向明天的动力。

郭耘奇有过不少被剧组拒绝的经历,甚至有过进组一个月就被换掉的情况,当叨叨问他“做过最乐观的事是什么”,他开玩笑般地讲起这段辛酸往事,“经历了这样的事还依旧在演员的行业一直坚持到现在,这够乐观了吧”。再提起这件事时,他选择用幽默的方式将挫折化解为前行的动力。

作品之所以有血有肉,又能够触人心弦,有时也来自作品和演员之间的深度连结,表演者从自己的真情实感中寻求和观众的对话。

“偶耶”小队的偶剧作品《男纸汉》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小队成员刘奕斐。

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的刘奕斐在考上大学后和父亲产生了矛盾,这部作品里满含着刘奕斐对父亲的对话和情感,真实的力量坚实又有感染力,打动了屏幕内外的导师和观众们。

“又一轮”小队的作品《别送我》中奖牌的灵感来源于上一季的笑花。上一季中途淘汰的闫佩伦提早离开了舞台,只剩搭档张祐维留下来,但笑花只有一个,就像作品中两人共同努力获得的铜牌一样。

朋友之间要分离时依依不舍的情绪通过“铜牌”这一信物具象化,双方都想给对方留下一个珍贵的纪念而互相拉扯的笑料好笑又温暖。

“老师好”小队的作品灵感来源于刘旸的教学经历,作为新东方十年教龄的老师,刘旸认为“从孩子身上能看出爸妈的影子”,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之大、家庭教育的作用之大让我们在欢笑的同时引发了更多对于原生家庭和教育的反思。

社会话题带来的情绪共鸣是对现实的观照,也是对困境的消解,喜剧大赛依旧展现着互联网时代观众所需要的喜剧精神。而演员们从自身出发,通过真诚的表演带给观众自己对于生活的诠释和思考,让喜剧传达的情感更加真实、动人。

风格多样的喜剧演员

同一种“追梦”精神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为新新喜剧人们提供了一个公平追逐梦想的机会。

人均21岁的“偶耶”小队,出自中戏第一批偶剧系,毕业大戏被取消之后,他们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喜剧大赛上。

于是我们看到了在舞台上一个个热情洋溢的脸庞上,浮现出自己亲手为纸偶注入灵魂时的真挚与欣喜;于是我们看到了一群年轻人在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共同奋斗努力。

最终,喜剧大赛的初舞台代替毕业大戏,成为一个面向大众展现偶剧的机会,以这样一个动人的方式为第一轮的赛程画上了句号。

也是刚刚毕业的“九口人”小队,米未变成了他们的“实习单位”,喜剧大赛的舞台也变成了他们告别校园生活的一个绚烂的仪式。

罗圣灯有过一些儿童剧“木条”、“圣诞老人”的演出经历,也曾经在和黄渤合作过的电影里“全副武装”、只留一双眼睛出演某路人甲。

即便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表演能力,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积累,最终在喜剧大赛上的舞台上得到“爆发”——他用自己独特的“使相”技能给观众和导师留下深刻印象。

李逗逗参加第一季时止步于海选,并没能成功带着《再见》跟观众见面。她将作品打磨了一年,改善了台词、精进了表演、并在线下进行了几十场的演出,最终带着《再见》登上了喜剧大赛的舞台。

节目中,我们还能看到资深演员对梦想的坚持和执著。

“马卜停蹄子”小队人均“戏龄”十年。有人做线下喜剧十年,有人做影视剧群演十年,有人做综艺台前幕后十年。依旧处于行业“脚腕子”位置的他们一起携手来到了喜剧大赛。

其中,在节目中贡献综艺首秀的王子傲本是学物流出身,在追逐喜剧梦的道路上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和否定,为了向家里人证明自己能够干这行,为了表明即使喜剧道路再艰辛也要坚持下去的决心,他紧张又激动地走上了这个舞台。

和王皓、张弛出自同一个话剧社的“某某某”小队自称是“千千万万中国演员里的三个某某某”,他们想要“趁着青春的尾巴,燃一把”,圆自己一个梦。

他们曾经对于自己的年龄有着一定的焦虑感,但过了三十而立的年纪,舞台梦想已经沉淀为“有情人做欢喜事,无论是劫是缘”了。他们身体力行着导师黄渤那句话,“不必抬头焦虑,低头努力就可以了”。

“姐尽全力”小队均为话剧演员出身,各自在舞台上已经有了十余年的从业经历,也是话剧舞台的“老戏骨”了。其中,从业12年的话剧演员姜牟远健是表演指导刘天池2006级的学生。

节目中,刘天池哽咽道出第一次在米未看到姜牟远健的惊讶。在刘天池的印象里,姜牟远健从毕业就开始惧怕进入社会闯荡,十几年一直窝在话剧舞台上。

而如今,对于舞台和表演的热爱推着姜牟远健走出自己向外界的那一步,这个舞台成为她战胜自己、解放心态的开端。

张祐维和闫佩伦的“又一轮”小队,在第一季被淘汰之后又进击第二季。对舞台的执著和信念,让他们成为此季为数不多的“回锅肉”,也让他们成为此季最“卷”的小队。

虽然初舞台冲击失败了,但在离开之前,他们笑谈还会再来第三季。或许正如马东所祝福的一样,一轮又一轮过后,总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轮”。

张祐维和闫佩伦淘汰的那一刻,第二现场选手们的热泪盈眶是带着共同的梦想和热爱集聚在这个一年一度的舞台的同路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而此季,淘汰选手将有机会留下来,加入笑花后援团继续为其他小队、为节目、为喜剧贡献自己的力量。不止张祐维和闫佩伦,或许我们能看到更多愿在喜剧舞台发光发热的演员们共同陪伴整个赛制进程。

纵观第二季的61位选手,既有年轻演员对于喜剧和舞台的热血,也有资深演员的坚守。这些选手共同描摹了当下喜剧行业的一个缩影——新老喜剧人们为了梦想而默默耕耘的行业百态。

他们有实力、有才华,创作表演真诚、动人,风格多种多样但同样都有对舞台的热爱和追梦道路上的冲劲儿。

正如《排练疯云》中“某某某”的rap中所说一样:

他们可能还是不知名的某某某

他们可能长得不算帅

但他们能力不算坏

坚持下去,绝不放弃

舞台上的每一分钟都能大放光彩

标签

上一篇:一口气炫完《唐朝诡事录》,这么带感的古装探案剧,真的很少见了

下一篇:笑炸,这才是爆米花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