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国产剧最大奇迹,连他的油都有救了-足球竞猜官方网站

· 经典赏析 · 正文详情

今年国产剧最大奇迹,连他的油都有救了

来源:名资汇网 2022-10-11 11:11:39

你敢信吗,这年头连靳东都去油成功了。

没听错,就是那个多年来演啥都像领导视察、把正义角色演得泛起油光的靳东。

之前哪怕《鬼吹灯》网剧把他拉进墓里演胡八一,穿上脏不拉几的皮衣。

他偶尔依旧会流露出老干部气息,旁边的陈乔恩犹如跟班秘书,感觉开口就可能是“胡总的会议发言稿打印出来了吗?”

这个假期回老家,我和我妈一起看他的新剧《底线》,竟然首次对靳东的油腻之争达成了共识。

这次他的油味儿,荡然无存。

最开始单看造型本身其实还是有点端着架子。

这部剧是拍法院题材,靳东饰演庭长方远,剧组也邀请了真法官来客串。

真法官一旦和演员同框,所有人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因为普通人都在正常说话,只有演员免不了程式化演技习惯。

严肃就抿嘴,感兴趣就挑眉,认真就皱眉凝视,语调抑扬顿挫。

眼看着即将掉入爹味油腻,又演出一个说话摆谱、指点江山、气质生人勿进的角色。

可没想到啊,角色的老婶子性格横空出世,拯救老爹味。

01

从老干部,变成老婶子

老婶子人格,也就是热衷于管天管地、天生套近乎的人格,居委会大妈人格。

仿佛手拿刷盆刷碗的钢丝球,一己之力洗刷油光。

居委会大妈三大宝,八卦、絮叨、和稀泥,靳东饰演的方远都占了。

上班时瞅见老友走在前面要小碎步跑上前搭话,听说隔壁部门人事调动,要顺便打听小年轻谈恋爱的八卦。

法庭上判离婚案,孩子哭得抽抽,他顿时心软赶紧跑过去抱着。

每天都有一堆调解工作,管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琐事。

顾客因为服装店老板说自己长短腿大发雷霆,靳东跑过去说“长短腿怎么了我也长短腿”。

调解双方拍桌子吵架,他站起来控场“打赢了进派出所、打输了进医院,你俩要不商量一下打个平局”。

人比催婚亲戚还爱操心,嘴比村头唠嗑还碎。

和老友之间还总有点推推搡搡的小动作,比如偷袭拍屁股。

靳东转身就往对方身上推一把,开始叨叨“干什么干什么呀你”。

好朋友不依不饶地还要再拍一次,靳东一个扭腰闪躲,灵活中又带着点仿佛上年纪的笨拙。

和王劲松两个人你推我、我推你,仿佛那对在街上互踢的大妈。

到最后院里的小年轻都给他起外号叫“方婶”,调侃他找老友商量事是在“找闺蜜说悄悄话”。

靳东的发型少说得有十年没变了,2012年演《温州一家人》就这样。

真的没有发胶品牌找靳东做代言吗?老父亲们会买爆的吧。

刚看时觉得老气,但接受了絮叨人设后,这油头都看着顺眼了许多。

谁家老婶子上年纪后不爱漂亮呢。

这老式后梳发型,就相当于居委会大妈界流行的的爆炸头卷发了。

虽说油王角色们的油腻各有特色,在不同电视剧、不同职业里发光发热。

霸总型、精英型、爹型、街头混混型、异域风情型应有尽有。

这其中,靳东演过的角色乍一看格格不入、很是无辜。

比如他的角色不会像小包总那样挤眉弄眼,不会在霸总剧说“你是我的女人”,反而时时刻刻正义凛然。

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反而是靳东的角色最能戳中油腻的命根子。

因为角色被诟病的爹味,本质是一种地位的卖弄、权力的自恋

对待异性,张嘴就来“被我迷住了吧”;对待问题,歪嘴一笑就说“只有我能搞定”。

用小明哥的名台词来总结,那就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只要一个角色表现得卖弄自身、对自己的能力地位无比自信、对他人意见不屑一顾,就极有可能在油腻的边缘打转了。

而《底线》里靳东角色的老婶子性格,正好去掉了这层毛病。

没有他调侃异性“被我迷住了吧”的份,只有他被异性调戏的份。

一位老板娘打着送锦旗的旗号给他送衣服,摆明了是瞧上了这位腿长法官,把他逼得慌不择路只差没喊“欺负良家少男(中男?)”。

虽说身份上是个官,但时时刻刻有领导盯着。

老人家一生气喊他来训话,他直接拽上自己的“好闺蜜”要挨骂一起挨,老大不小的年纪了和小学生一样畏畏缩缩。

絮叨又爱管闲事的老婶子性格,从根本上抑制了油王的诞生可能。

油王需要自信自大,但老婶子的注意力永远不在自个身上,而是在身边一摊子鸡毛蒜皮身上。

02

自卑才是最强去油剂

过去网友提名娱乐圈油腻演技时,靳东时不时与黄晓明、杨烁、潘粤明、周一围等人榜上有名,同为被炮轰的难兄难弟。

今年还出现了新接班人张翰,男明星们的油王争夺战真是年年有更新。

他们最近还都有新剧,像靳东《底线》、黄晓明《玫瑰之战》、杨烁《麓山之歌》、周一围《大唐狄公案》。

我抱着不畏赴死的决心去一一品鉴,结果倒有些令我意外。

娱乐圈老油baby们,今年仿佛集体团购了抽油烟机,去油成功了。

前面说了,油腻的一个明显表征是过分自大、卖弄地位。

而在男明星身上,去油的一个明显表征则是角色们一个个地都开始自卑。

黄晓明和杨烁过去出演的油腻角色,就从表情到身体形态都找不着任何自卑的可能。

黄晓明的那些霸总角色,灵魂表情细节是微蹙眉头。

或许是为了体现霸总的遗世独立、深沉神秘,忧愁它总困扰着本美男子。

敢于穿着深v浴袍,微皱的眉头与人中、凹陷的下巴三点一线,不容拒绝地说出“你是我的女人”后强行拥吻。

世间安得此油物,瞎了眼睛瞎了心。

杨烁角色的标志性特征则是从来没正常放下来过的嘴角,与永远挂在脸上的竖型酒窝。

哦说错了,这已经不能算酒窝了,得算油窝。

酒窝使人陶醉,油窝使人退!退!退!

油王角色们极力像花孔雀一般夸张地做着表情,向外毫无顾忌地输送魅力。

相对应的,当油王们停止向外卖弄、开始内敛,输油管道也就戛然而止。

在新剧律政职场题材的《玫瑰之战》里,黄晓明变成了下面这样

眉头不皱了,嘴角不笑了,“女人”不说了。

甚至离开了霸总独有、用来展现腹肌油光的低级打光后,连下巴上的沟也不明显了。

肉眼可见地瘦了很多,面部轮廓清减下去,五官们终于挣扎逃出了丰满苹果肌的生天。

油腻时期是身边美女如云、要求他人召之即来的大男子主义。

去油后,一个变成了悄悄暗恋女主多年,听说对方离婚后差点笑出声却又赶快收住表情、沉重安慰。

爱而不得,还得保持中年人的克制。

而杨烁的新剧《麓山之歌》中,小包总胡子一剃、嘴角一控制,不再让抢人目光的酒窝溢出屏幕后。

这产油量,至少减了一吨。

昔日小包总有多么自信地抹油辣舞。

今朝,杨烁在《麓山之歌》就有多么致力于表演自卑,大部分时候都有点弯腰驼背。

他演一位有些偏执的工程师,脑子好使但不善言辞。

哪怕为了研究技术做出了闯进会议谏言的惊人举止,真说话时也是全程埋头,不敢与领导们对视。

感情关系中,从无所顾忌地主动靠近看上的女人。

变成了跪在地上给女友上药、被揪着领子问“结不结婚”的妻管严。

变着花样地给女友买吃的讨好,生怕对方豪爽大方的性格,会瞧不上自己日常中的内敛、畏畏缩缩。

与其说去油了,不如说他们的选角标准终于落地了。

从生活在真空中、完美无缺、魅力爆棚的幻想角色,变成了会有缺陷、拥有人际关系的普通人。

03娱乐圈永远会有下一代油王

观众们被油腻演技辣眼睛后,第一反应都是骂演员。

骂的对象倒是没错,只是内容未必精准。

国产剧每诞生一个油王角色,罪魁祸首未必是演员一人,而是商业抉择上的一连串反应。

油腻这件事吧,有时候就看是哪张脸来演。

发福版黄晓明在剧里说“这是我的女人”、大家嫌油腻,可如果是王鹤棣说“这是本座的人”呢?

如果二话不说霸道示爱的,是吴磊呢?

今年夏天爆火的两部古偶,一部《星汉灿烂》一部《苍兰诀》,男主或多或少都走了变相霸总的道路。

可没多少人说讨厌,个个都说好爱好嗑。

观众不是厌烦霸总这类角色,不过是厌烦撑不起霸总幻想的年龄罢了。

靳东、黄晓明这些男明星担上油腻的名号,说到底是演了不合适的角色。

黄晓明早年间的一段反思很能体现真实的心路历程:

他回忆自己在拍完《神雕侠侣》《鹿鼎记》后,以为可以趁着年轻装嫩、跑去演偶像剧。

结果一部《泡沫之夏》让他背上了十几年的装酷名声。

小鲜肉时期演惯了霸总没问题,但相同的演技习惯一旦带到中年时期,就是灾难。

就像张翰年轻时演慕容云海无人质疑,如今再带着九九归一的肚子演《东八区的先生们》,网友们直接2.1分送走一般。

二十岁微微一笑是很倾城,四十岁微微一笑是眼角有皱纹。

二十岁时“我要我觉得”是年少轻狂有些可爱,四十岁时“我要我觉得”成了耍威风。

从角色的角度看,二十岁是没有权力、要啥没啥的轻狂小子,吹多大牛都算少年志向。

而四十岁可是优势在握的社会中层,吹嘘自己的场合往往发生在酒桌上、卖弄着权力。

而从演员的角度看,影视剧里那些无法无天的小霸总角色终究会留给更有颜值资本的年轻人去演。

中年演员无油可造、分不到霸总角色,也是迟早的事。

当然张翰在这其中又是个意外,谁能想到他投资给自己又拍了一部霸总呢。

同样是中年男演员,甚至是发福队列里的黄磊就聪明很多。

钻进《小欢喜》系列剧里演一个好脾气、哄完老婆哄孩子的小男人。虽说被诟病角色雷同,但却不至于背上油腻的名号。

可奈何明星又是个众星捧月、万人夸赞的行业,明星本人对舆论风向的感知往往比普通人迟钝。

像黄磊这种转型自然的是少数,更多人都得经历一次被全网骂的转型门槛。

黄晓明被骂后态度来了个180°大转弯,在采访里反省说“(油腻)可不是开玩笑的评价”。

周一围因为《长安十二时辰》里龙波舔手指那段,被追着喊油腻后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

感慨说“油腻这个词恶毒啊”,反省起了自己说话老是气声、老是慢动作的毛病。

最近从新剧剧照上看也已经去油不少。

油腻是娱乐圈中年男明星们的一道槛。

但换个角度来说,也是年轻明星们的一道槛。

倘若沉迷在年轻资本带来的各种bking剧本里,难保脸上泛起油光、长起皱纹后,会做的表情依旧只有歪嘴笑与wink。

标签

上一篇:恐怖片,2022网络电影唯一顶流

下一篇:《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口碑,被这个小品糟践了